2017

December 23, 2017

转眼间,2017马上结束掉了,今天借着酒精的化学作用记录下自己过去一年的心路吧。

今年真是流年不利,上半年被人捅刀子,总有人会热衷于职权、影响力这种事情,没必要细说,正如波哥的指点吸取经验教训即可,这件事也同某厂资深HRM小霖兄聊了下,他的给出的建议正是我没想到也没正视的行动。反正事情过去了,虽然有不开心,但是也就这样了吧,以后发生类似事情,一切要放在台面上说优先!

然后组织结构又调整,此时我感到的并不是组织调整带给我某种利益的损害,而是感到不被信任(新领导空降嘛,尤其碰到线上故障,我也很理解)但是,我觉得不应当这么做,虽然过去一段时间努力搞团队建设、做了很多过程化的工作也努力从各方面汲取管理知识与研发流程规范,但是,这些努力也许是被以前的老大看到,所以升了职(很感激啦),但是新的领导并未看到。我这个人么,考虑(顾虑)事情还特别细致,也知道职场是怎么回事儿,也不好越级表现什么。自己也就在底下听上级传递指令呗。当然是上级指哪打哪里了,其实对于所谓“拥抱变化”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没想到的是,一些观点会被人误解,甚至连招聘用人能力都被怀疑…具体不详说。结果么,说我政治嗅觉灵敏也好,说我甩锅也好,说不安分也好,其实是不理解我的苦衷。最终还是做出决定变动目前的岗位,还是在内部换个环境吧,其实这使我一度失去了往日的自信,觉得自己也变得沉默寡言了许多。

年中,刚转到业务部门没多久,又遇到组织结构变化,真是猝不及防啊,对空降领导真是有很大的顾虑。尽管丁总好心为我背书,但是其实目前的发展还是低于我的预期,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吧,可以说某种程度的走偏了… 但仔细想想未来能得到什么样的成长,也有些许觉得值得吧,不过这事儿真的说不好。其实自己内心是更终于纯技术路线的,但又想到自己想得到业务、商业和产品规划技能的发展,觉得还是蛮有努力价值的。

年末了,某P2P逾期,这公司负责人也是我前同事,但跑路了…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内幕,但我还是对他有一定信任的,不相信他是故意这样做的。随着时间流逝,感觉想拿到本金回款希望越来越渺茫,想想真是点背啊。

仔细想想这一年发生的,当时可能很苦恼、气愤和失落,但现在没有这种感觉了,时间真是良药啊。
可能是自己也慢慢习惯将事物抽离人主观情绪立场,辩证客观看待问题了吧。

· EOF ·